您的位置:首頁 > 房產頻道 > 二手房 > 二手房動態>正文

6子女均稱沒能力贍養 海口8旬老人欲贈房換養老

時間:2014-11-29 19:46:07    來源:中文網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說起自己的處境,溫阿公禁不住老淚縱橫
  家住海口市大同里社區的83歲老人溫開義,育有6個子女,但子女們均稱生活困難,沒有能力也抽不出時間照顧、贍養父親。妻子去世后,因年老體弱、生活清苦,溫阿公內心十分渴望關愛和溫暖。社區社工、義工得知老人的處境后,隔三差五來看望他,“當兒又當女”,讓老人感受到一絲慰藉和溫馨,但這遠遠不夠,他想找一位老伴或保姆照顧自己,陪自己共度余生。如果今后有人能夠一直陪伴關愛他,為他養老送終,他愿意贈送自己居住的房屋一樓表示感謝。
  對于父親欲“贈房換養老”的想法,其子女均表示尊重其做法,不會反對。“房子的產權人是父親,他有處置的權利。”
  記者 廖自如 王浩 文/圖
  阿公因疝氣疼痛躺在床上
  阿公盼著有人能照顧自己
  二兒子在門后接受采訪
  八旬翁蝸居不足20平方米“黑屋”
  “你們能不能幫幫我,我想找個老伴或者保姆照顧我,給我養老送終,作為回報,待我百年之后,我會把自己居住的房屋一樓贈送給她。”昨日,海口8旬老人溫開義致電本報稱,妻子2011年因病去世后,4個女兒和2個兒子都表示生活困難,沒有能力照顧他。
  昨日下午,記者隨海口市龍華區大同里社區的社工謝嘉玲,前往溫開義老人家。房屋共有三層,溫阿公和孫子住在一樓,大兒子和小兒子分別住在二樓、三樓。記者看到,一樓除去過道及孫子居住的小隔間,溫阿公蝸居的地方不足20平米,且昏暗不已。一張放滿雜物的木床、一頂發黑的舊蚊帳,床旁邊滿是油漬的木桌上擺放著午餐吃剩的飯菜以及一臺落滿灰塵的小風扇,這些就是老人的全部家當。
  兩兒子住樓上,“一年見不上幾面”
  看到有人進屋,溫阿公打開了房間里的燈,邀請記者和社工坐下。“我年紀大了,吃不了什么,早上多煮點菜葉就著白稀飯吃,剩下的當做午飯和晚飯。”溫阿公說,妻子病逝后,他一個人生活,“兩個兒子雖說住在樓上,可一年也見不上幾面,4個女兒出嫁后也很少回來看望我。社區居委會和義工多次聯系他們,希望他們能盡到贍養我的義務,但他們都說自己經濟困難,沒有時間和能力照顧我……”說起自己的處境,溫阿公禁不住老淚縱橫,“因為怕老鼠進屋,他把唯一的窗戶封了起來,只能靠小風扇維持房間內空氣流通,“為了節約電費,我也很少開燈。”
  社工謝嘉玲告訴記者,這棟三層小樓安裝了3個電表和3個水表,老人和2個兒子的水電費是分開交的。
  沒有人照顧,老人欲“贈房換養老”
  溫阿公說,他原來在海口電機廠上班,后來辭職去打工,干過電工、搬運工、泥瓦工……他和妻子同甘共苦,為生活奔波勞累,終于將6個孩子拉扯大。前幾年妻子生重病,他拿房產證作抵押,向親戚按照銀行利息借款6萬元給妻子治病,但依然沒有留住她的生命。“借的6萬元至今無力償還,6個子女都說沒錢。因為兒女們常年無暇照顧我,孤苦無依,我現在想把自己居住的一樓贈送給愿意為我養老送終的那個人。”
  記者從溫阿公出示的房產證及土地使用證看到,這處位于海口市大同里159-1號的三層小樓在阿公的名下,占地面積40平米,住宅建筑面積115平米。
  兒子均表示收入低,沒錢贍養父親
  記者上樓看到,溫阿公的大兒子阿祿居住的二樓安裝著鋁合金門窗以及防盜門,小兒子阿名居住的三樓則安裝了空調,與阿公的住處相比,頗為“氣派”。
  二樓房門緊鎖,記者多次敲門均無人應答。透過窗戶,記者看到房內的地板鋪著瓷磚、家具齊全。房門對面有一間老舊的房間,溫阿公說,他原本打算出租該房補貼家用,但遭到了大兒子的反對。
  記者拾階而上,來到三樓。得知記者前來,阿名不肯當面接受采訪,而是在門后說話。“我從事保安工作,每天從凌晨5點工作到下午2點,回來還要休息,實在沒時間照顧父親,每個月的工資也只有一千多元,只夠養活自己,哪里還有錢贍養他。”阿名說,他和大哥每個月各給父親100元生活費,4個姐姐和妹妹每人每月給父親50元,此外,父親還有低保。
  隨后,記者電話聯系了阿公的大兒子阿祿,他稱自己正在外面干活,平時早出晚歸,沒時間照顧父親,“我在外面打零工,沒有什么經濟能力。”
  社區義工照顧老人,“當兒又當女”
  “阿公上周五自己去醫院看病,我們中午來看望他,發現他不在家,電話也打不通,可把我們急死了,生怕他出什么意外。”社工謝嘉玲說。對此,溫阿公說,上周五因疝氣疼痛,他獨自搭車去醫院看病,直到下午才餓著肚子回家。“我自己能解決的事就盡量不麻煩這些好心人了,他們已經為我這個老頭子做了太多。”
  “義工們已經照顧阿公一年多了,當兒又當女。”社工謝嘉玲說,“溫阿公雖然有6名子女,但每當他生活遇到困難時,子女都不在身邊。”對于居住在樓上的兩個兒子,謝嘉玲表示沒有見過面,她多次撥打兩人電話,希望他們承擔起贍養老人的義務,但未得到回應,而阿公的大女兒每隔10多天會來為他洗衣服。
  謝嘉玲稱,超強臺風“威馬遜”后第二天,她來到溫阿公家中,趟過沒及小腿的積水,在一樓的閣樓上找到了蜷縮著的阿公,當時他已經兩天一夜未進食,“臺風來臨前,社區居委會派人來轉移他,但他堅持不愿離開,并表示如果房間進水,就會搬到樓上,沒想到他最后被困在了閣樓上。”對此,溫阿公稱,當天屋里進水,他打電話給兩個兒子均無人接聽,他只好爬上閣樓。
  6子女不反對父親“贈房換養老”
  對于溫阿公欲“贈房換養老”的想法,其子女均表示,尊重父親的做法,不會反對。“房子的產權人是父親,他有處置的權利。”大兒子阿祿說,父親可以把其居住的一樓贈送給為他養老送終的人,二、三樓留給他們兄弟,如果以后政府拆遷,分得的3套房子,他們兄弟一人一套,另外一套送給為父親養老送終的人,他們沒有意見。
  對于溫開義老人遭遇的困境,鐘敏律師表示,老人可以向所在地的居委會或民政部門申請家庭調解,要求6名子女履行照看老人、支付合理生活費用的贍養義務,如果子女拒不接受調解,老人可申請司法援助提起法律訴訟,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在溫阿公贈房養老的問題上,因為其擁有房產所有權和所在土地的使用權,他可以自行處置這處房產。如果溫阿公決定以贈送的形式換取別人為他養老送終,可以訂立一份遺贈撫養協議,詳細規定雙方所擁有的權利和義務,并到公證處進行公證。”鐘敏說,因為遺贈撫養協議是老人生前在有完全行為能力的情況下訂立的,在其死后并不與其兒女擁有的繼承權發生沖突,該協議的簽署生效對房產歸屬有優先權。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相關新聞
5分快3人工精准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