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旅游頻道 > 美景尋蹤 > 國外景點>正文

云上的爾瑪--北川羌城行

時間:2015-01-07 13:27:47    來源:中文網    我來說兩句() 字號:TT
若干年前,我孤獨行走在朝圣路上,任風雪割裂我的皮膚蒙住我的雙眼,我會忘卻物質的苦難,全是因為那心里最為堅定的信仰——那一道神明的指引的光——可是,當我走過那個瑪尼堆的時候,我放慢了腳步;你或者對于佛陀并無更多期許,不過是奉著阿媽的命令所以在那里有些百無聊奈地轉經。我瞧見你那不甘愿的可愛表情,總算忍俊不禁;你的眼睛,在風雪后,依舊是那樣明亮如新,像個孩童般閃爍。或許,緣起于這樣的一次前世的邂逅,注定要有真正的眼淚來還債,注定了我在不負如來不負卿間的茫然彷徨。
當你開始流淚,我似乎想起了那些飄渺虛無的前世。莫不如,我當初不曾對你笑,那該有多好?只是,若不曾對你笑,還守著這輪回何用?

新北川巴拿恰
一開始是計劃去王朗,果然每次都是這樣,臨了踏上旅程才因各種變故隨時變換路線。去王朗的諸位各有各的原因,最后只剩下我一個人孤軍奮戰。一個人倒也自由了,想去哪里便去哪里吧。元旦參加了全民健身跑,時間進一步壓縮,看來實在是走不遠了。
在川西山地,北面西面藏區、南面彝區、東面漢人所圍起來的地方,有著從遠古西夏遷徙而來的古羌民族。這個住在云朵之上的民族,自稱爾瑪,寨子里有著高高的碉樓,淳樸善良。腦子里總有些印象揮之不去,那是全國,尤其四川的人們都銘記著的汶川大地震,被大地震毀于一旦的全國唯一一個羌族自治縣,地震過后,西羌人民凝重而感恩地高舉羌紅的畫面,我至今難忘。
從成都到綿陽很方便,綿陽汽車總站到北川的車是流水班,5分鐘一班,坐滿即走。北川分為新北川和老北川。綿陽到新北川車費8.5元,大約40分鐘車程。老北川是地震遺址,稍遠,而且自駕過去只能停在地震紀念館,然后坐觀光大巴進去,往返車費是9元。

其實去北川只是一個大的概念,因為并不是抱著看風景的心情去的,只是想去看看,所以反而不知道該具體去哪些地方。還好有當地朋友接待。第一站是位于新北川的巴拿恰。巴拿恰是羌族語,意思是“賣東西的地方”,就好比維族的大巴扎一樣。
綿陽出發的小巴車,40分鐘到了新北川的車站,有一個感覺,這個小城很新很干凈很漂亮,但是人卻那樣的少……車在車站轉了一圈,然后繼續往安昌前進。我問師傅該在哪里下,師傅看著我背著的大背包說:來玩的吧?就在巴拿恰下吧。
大約又開了幾分鐘,來到巴拿恰門口,這里總算看到了如織的人流,不過幾乎都是游客。巴拿恰其實就是羌族風味的購物步行街,街口便是大大的羌族圖騰——羊頭,對面便是禹王橋。我一直以為巴拿恰就是一個羌族特色的步行街,但是居然發現這里有國家5A旅游標志。原來這里是國家AAAAA景區——北川羌城旅游區的組成部分。
說實話,對于5A景區還是很期待的。而且應該是創建不久,新北川各處的彩旗都寫滿了“國家5A景區北川羌城”的字樣。被譽為大禹故里的北川羌城主要包括地震遺址、吉娜羌寨、民俗館和巴拿恰。
因為等同伴會和,便沒有深入進去巴拿恰。會和后,我的民族服飾情結又泛濫起來。他們幾個多是羌族,結果陪著我一起很興奮地花10元租了羌服在那里忘乎所以得拍來拍去。據說晚上有鍋莊晚會,但是一群人鬧騰騰地便跑去吃火鍋了……這邊得自助火鍋果真不貴,本來還以為這樣的資源不是很充足的民族地區會蠻貴的。吃過火鍋又去安昌唱K到凌晨……
吉娜羌寨
本來說第二天去猿王洞,然后看著時間不夠又說去尋龍山,但昨晚玩得太HIGH,最后我們都集體睡過頭,起來望著上了三竿的日頭,于是又隨機應變,去吉娜羌寨。

在安昌鎮里走著,發現這個鎮的規模蠻大,超出了我認知的民族小鎮范疇,后來才知道原來安昌就是以前的安縣,現在變成安昌劃歸給了新北川管轄。從安昌往老北川方向,吉娜羌寨便在半路,大巴半小時一趟,實在難等,最后在鎮上叫了出租,40元拉過去。大約開了十多分鐘,便看見了極漂亮的高高矗立的碉樓和羌族寨子,吉娜羌寨便到了。
吉娜羌寨是不收取門票的,貌似北川這邊的這幾個旅游點都沒有收取門票。不過,雖然是元旦這樣的節日,羌寨還是冷冷清清,我們一行人走進去的時候基本沒有看見其他的游客……但是這樣清靜地走在羌寨里,細細體味這個云端的民族,其實也別有一番風味。

寨子里很多擺賣山貨的攤子,抱著孩子的羌族大媽熱情地招呼著。時近午時,羌寨的飯館里都開始升起了炊煙,隨著店里的鍋莊音樂搖晃著飛向云端。一切在安靜中顯得自然樸實又美麗。據說吉娜羌寨是地震后由以前的貓兒石村遷建的,被稱為北川第一村。沿著尚沒有太多歲月痕跡的盤旋的石板路往寨子上走,走過了祭祀臺。廣場旁邊還貼著節目時刻表,我們問:有節目表演么?擺著山貨的大姐笑著說:要有游客來,旅行團訂了才有表演的……好吧,看來我們是看不到什么表演了。
寨子不大,走不多遠便看見了土路,然后便是崇山峻嶺。忽然想起了去年10月在福建龍巖的世界遺產初溪土樓。不管是初溪幾百年的土樓還是這里極富羌族特色的碉樓,在我看來都是很有人文味道的風景。這些都是百年文化沉淀的最獨特的風土人情啊,為何卻鮮有客來?
一面,我慶幸,正因為沒有那么多攢動的人頭出現,所以土樓的老板才會關了燈一邊和我們看星星一邊唱《愛拼才會贏》,所以每每路過每一戶羌人家門口,被報以的都是淳樸到未變質的笑臉。如果,有一天,這里也來了很多很多游客,那些美好還會那么純粹么?
路過臘貨攤,還是忍不住詢問了下價格,本來是不打算買的,結果我們都被價格給誘惑了。野雞,雪豬,竹鼠……等還有我聽了名字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臘干野味,居然才20元一只……就是工廠成批飼養的肉雞沒花功夫風干的恐怕也不止這個價錢吧?大姐還說,這些野雞都是上山打套子獵到的,買的話送你山上挖的當歸吧……

請選擇您瀏覽此新聞時的心情

相關新聞
5分快3人工精准计划软件